立領觀點
當前位置:首頁 > 營銷智庫 > 立領觀點
鹿死誰手?——三鹿“三聚氰胺”事件溯源

 

摘要:
        三鹿事件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已逐漸被人們所淡忘,但作為企業和管理層而言,不僅不能淡忘,而且應該在心底樹個碑作為紀念,時刻保持警鐘長鳴,借以自省。雖然揭開逐漸愈合傷疤是痛苦的,但為了今后民眾不再受傷或者少受傷,“三聚氰胺”事件的傷疤還是有必要勇敢揭開。
        對國人而言,2008年也許注定是不平靜的一年,不僅有歷史上規模級別最高的北京奧運會,更經歷了百年不遇的汶川大地震。而下半年發生在中國乳業的“三聚氰胺”事件絕不亞于一場大地震,涉及面之廣、破壞力之強極為罕見:三鹿位居震中受災最重,高達百億元無形資產蕩然無存,曾經的中國奶粉老大轟然倒下;光明乳業第三季度凈虧損約2.71億元、同比暴跌794%;伊利三季報顯示虧損2.2億元;蒙牛也資金鏈吃緊……
        如前些年的“蘇丹紅”、“丙烯酰氨”一樣,“三聚氰胺”這個拗口的化學名詞也迅速成為今年的熱門詞匯,正是這種以前很陌生的化學物質不僅毒害了眾多的嬰幼兒消費者,也毒倒了三鹿這頭“巨鹿”。其實在某種程度上講“三聚氰胺”事件絕非偶然,即使沒有本次“三聚氰胺”事件也會有以后的“四聚氰胺”五聚氰胺”……溯本求源,究竟鹿死誰手是我們不得不作出深刻思考的一個課題。下面的“十五字金字塔”應該能揭示部分原因,權做拋磚引玉供以討論。
 


 

腐敗
責任心
行業環境
利益共同體
       俗話說“鳥為食亡、人為財死”,最直接的往原奶中添加“三聚氰胺”奶站奶農作為本次事件的始作傭者,其核心目的無非一個“錢”字,為了錢可以“見利忘義”,可以“利欲熏心”地做假奶混水摸魚以牟取不當之利,為了應付蛋白質檢驗才千方百計地往奶中添加尿素等物質,直到后來發現“三聚氰胺”和鮮奶的化合作用更為美妙,于是乎紛紛“快樂加加加”,最終落了個“喝三鹿、省尿布”……其中的部分代表已經被警方采取了強制措施,蒼白無力的懺悔卻難以挽回給千萬家庭造成的傷害。
       “錢”丑陋的一面此刻暴露無遺,但“錢”絕不是唯一害死三鹿的元兇。
        作為監管部門的職責就包括對產品品質的檢查檢驗以確保食品安全,并沒有太高技術含量的事情居然能造成這么惡劣的影響,難道主管單位和人員都是吃素的不成?這里面多少讓我們嗅到一些“腐敗”的味道,這里指的腐敗包括但不僅限于吃請受禮,業務上的不作為、拿著納稅人的錢卻不為老百姓辦事也是一種腐敗。
專業人士言稱,目前國家既沒有專門的監管辦法,也沒有明確的監管部門,原料奶中間收購環節基本處于失控狀態。在某種程度上等同于將保證食品安全的重任轉移給企業自律行為,顯然在源頭環節給食品安全埋下了重大隱患。
        除此之外,日常的督導檢查似乎也未盡其責,大多流于形式,未能對企業的奶源管理、原料控制等管理缺失的環節給予完善,使企業防患于未然。生產企業拿到衛生許可證后只能說是置于監管之下,不代表就一定產品品質就一定有了保障,還需要監管部門日常的監督管理,雖然近年食品安全有所加強,部分食品實行了食品準入制度,但在實際操作中,有些企業廠房設備等生產條件尚不具備就能提前拿到QS號,其中緣由不言而喻。尤其是包括三鹿在內的很多產品拿到免檢產品后,消費者給予了高度信任,但相反監管部門對這些企業也給予了高度信任而疏于管理,因此“三聚氰胺”事件發生后,國務院辦公廳很快于918通知廢止1999年發布的食品質量免檢制度。
        當然,雖然監管部門難辭其咎,不過內因才是最主要的,企業內部管理上肯定存在嚴重問題,這么長時間這么大量的添加“三聚氰胺”,作為與奶源整天打交道的采購部門和品保部門難道就沒有任何覺察,所謂“賊王抓小偷、一抓一個準兒”,難道企業的相關人員就那么業余?難道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造假就沒有任何蛛絲馬跡?那ISO體系等所做的供應商評估和招標等是如何執行的?相關部門職責又是如何履行的?這里面是否存在腐敗我們不敢妄下斷言,但難免會給人以假想的空間。
        出現如此重大的食品質量安全事故,歸根結底還是責任心的問題,如果在從奶源到成品眾多環節中,有任何一個環節給卡住事故也不至于發生,如果事故發生后從上報到產品召回期間,各環節都能盡心負責,事態也不至于如此之重,可這也只能是假設,因為事實上正是因為責任心的缺失,才讓添加了“三聚氰胺”的“毒奶“闖過一道道關口作為原料被生產成奶粉并順利出廠流向四面八方,流向千萬嬰幼兒的腎臟……正是因為責任心的缺失,一面以更換包裝名義秘密換貨一面進行辟謠公關、遲遲隱瞞不報,直到最后紙里包不住火,通過特殊途徑由新西蘭方面通報到中央才不得不公開真相、全面召回……正是因為責任心的缺失才使企業和政府喪失了一次次及時采取補救措施的良機,最終鑄成大錯。企業缺乏責任心、監管部門缺乏責任心造成的危害還少嗎?煤礦透水、歌廳失火、大橋垮塌、列車脫軌,教訓不可謂不慘痛,這些人為事故不都是相關人員的責任心出了問題嗎?倒是把安全監管總局局長李毅中造就成了“明星人物”,李局長奔走疾呼但依就頻頻出鏡,責任心的缺失可以說是釀成禍端的“罪魁禍首”,在本次事件中同樣不例外,只不過由生產安全事故變成了食品安全事故。
        如果要找一些客觀原因的話,可能行業環境能夠被勉強列入,這也是三鹿強調自己也是受害者的借口之一。的確本次乳業地震震中雖然是三鹿,但諸如伊利、蒙牛等乳業列強亦未能幸免,共涉及二十二家乳品企業,甚至波及到“大白兔”奶糖和雞蛋等,原奶混入三聚氰胺的做法幾乎成為行業的潛規則,這次事故是絕非是三鹿等個別企業,而是行業性的,所以必須要上升到行業整體大環境進行分析了。
        中國乳制品行業近幾年來一直保持著很高的增長速度,整個乳制品行業陷入浮躁的情緒,各大奶企紛紛將主要精力放在跑馬圈地的規模擴張上,但我國農戶的奶牛養殖規模小且分散,乳品加工廠一般沒有自己的奶源,自己不去扎實建設奶源,就不得不大力搶奪奶源,反而疏忽了對奶源質量的控制和對收購流程的管理,所以有人講“中國奶業逐漸失去了理智”。另一方面作為奶農在產業鏈中又不具備議價能力,“奶價賤于水”,而隨著飼料等成本的上升卻無法向下游傳導,利潤受到擠壓,全國赫赫有名的奶牛養殖縣山陰就曾上演奶農大逃亡,奶牛存欄數從2006年底的7.5萬多頭降至20077月的7000多頭,90%的奶牛被當作肉牛宰殺或出售……除逃亡之外,部分就展開了包括造假奶在內的“自救”行為。雖然產業鏈利益的畸形分配不能作為部分投機者的正當理由,但行業環境的確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易于滋生投機行為的土壤。
        另外不得不提的還有一個利益共同體的問題,此事件之所以拖到最后如此之嚴重,除去腐敗與責任心之外,還有一個小利益共同體在做怪,中國歷來習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處世哲學,一旦捅出去是否會危及到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是否會危及到自己的烏紗帽才是最重要的,個人利益高于一切的本位主義使一小撮個人利益一致的人便糾集在了一起形成利益共同體,為了共同的利益而置民眾于不顧極力掩蓋事實真相。所以說利益共同體的存在也是將本次事件推向深淵的重要推手。
本位主義害死人啊,就拿今年最為重要的奧運盛事來說,政府除了在奧運安保和環境治理投入了前所未有的力度,同時對食品安全也是“嚴”字當頭,地方政府甚至和生產企業簽定責任狀以確保奧運期間的食品安全,但奧運只有短短的一個多月,難道奧運前奧運后民眾的食品安全就可以松懈不成?難道老外要比咱國民的腸胃嬌嫩、咱們國民的機體要比習慣喝奶吃肉的老外健壯一些?如果奧運一陣風過后又“濤聲依舊”了,豈不是一種莫大的悲哀?“上頭要求了就嚴辦,上頭沒做重點要求就不辦、緩辦、看著辦”的辦事哲學該剎剎了。
事故已然發生,我們無意在這里去具體追究什么責任,職能部門自然會進行調查給社會公眾一個交代,但我們不希望看到只處理個別“替罪羊”平抑民憤拉倒。如果不以此為鑒、進行深刻總結從根本上杜絕一些管理上的漏洞,大眾食品安全能否得到保障恐怕仍將是一個未知數。痛定思痛,我們希望有關部門能以此為契機進行綜合治理,化“信任?;?rdquo;為“信任為基”。
(全文完)
作者簡介:
    高孌哲,立領營銷副總經理、高級咨詢顧問。
曾先后就職或服務于:三株營銷有限公司、天津可口可樂飲料有限公司、天津頂益國際食品有限公司、河北中旺食品集團有限公司、北京五谷道場食品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石家莊三鹿乳品有限公司、三鹿集團(安徽)食品有限公司、北京中農群康食品有限公司、無錫引速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歷任銷售主管、市場部經理、大區經理、營銷總監、總經理等職
歡迎發送郵件([email protected])交流。
轉載寫明出處  石家莊立領營銷咨詢有限公司快乐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違者必究
上一條: 加多失寶 王老納吉     下一條: 好“牌”好贏
版權所有:石家莊立領營銷咨詢有限公司  電話:0311-69012978 13630833288  傳真:0311-83019976   技術支持:快乐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備案號:冀ICP備08104958號-2